GameOver

那些在我生前不能说、不敢说、不可说的卑微背德的话语,都会在我死后化作翩飞的鸟群,终日盘旋在有你的那片天空之下,在你耳边不断不断地重复呢喃。

THE HAPPY END

私设众多,无严重倾向任何cp(含一点点斯雷蕾穆)。

+时间轴混乱
(蕾穆丽娜比艾瑟依拉姆小四岁)

单纯写的我心中最好的 happy end。
艾瑟依拉姆视角 + 蕾穆丽娜中心
改来改去怎么样都不满意,那就干脆照这样吧。

都没问题的话
GO↓↓↓
————————————
————————————
————————————
————————————
————————————

艾瑟依拉姆缓步走进蕾穆丽娜曾经的房间。

她唯一的手足,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蕾穆丽娜。在那个房间里,自四岁生日那天起便再未有机会踏足过外界。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度过了七年,失去了双腿,失去了撒娇和被母亲拥抱的权利,被所有人孤独地遗忘在了某个角落。

而造成这一切的便是她们高贵的父亲一句无意戏言。那位高高在上的薇瑟帝国前任皇帝陛下,只要他开口,无论多么不经意的言语都会被无数心心念念着讨权贵欢心以从中牟利之人当作绝对的命令去执行。

——这便是权力的尊贵。

房间里因为缺少家具而显得非常宽阔。这个无名公主居住了七年的地方,没有绚丽的水晶灯,没有温暖的波斯地毯,没有舒适的法兰绒沙发,更没有精致的珠宝首饰和名家亲手设计的礼服裙子,甚至连热水都没有。有的仅仅是占居了一整面墙的镜子,一张并不柔软并不温暖的实木四柱床和一面没有窗帘的巨大的落地窗。从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外,些许微亮的白光透过厚厚的玻璃洒在大理石地板的边缘,细碎的陨石碎片悬浮在玻璃外。不远处便是那个暗蓝色的星球,沉寂,黯然。蕾穆丽娜母亲的故乡。

她在这里的七年里究竟都做了些什么?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供消遣的东西,房间外漆黑的走廊被整整十一道巨大的钢炼卷帘门和新型锁牢牢地控制起来,在没有轮椅和人为帮助的情况下,她不会也不可能拿到限权通过这层层关卡去到外面,她甚至都无法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阿里托利亚斯是为薇瑟效忠多年、对皇室非常忠诚的老管家,不可能因为一时的恻隐之心便私自将蕾穆丽娜带出去或者带什么别的东西供她打发时间。就连送必要的供给食品,他也是隔周才送一次,并且都是在蕾穆丽娜睡着的时候。

据这位唯一的知情人所说,蕾穆丽娜唯一经常做的事情,便是从窗外眺望那颗暗蓝色的星球。而且往往一看就是七八个小时,中途连姿势都保持不变的,直到体力不允许她再这么看下去,她才会喝点水,吃一两口食物。年龄增长的同时她远眺的时间也在一直增长,次年甚至有许多次坐在那里二十多个小时没有任何动作。

她就那么看着,看着,一动不动。艾瑟依拉姆脑中浮现出妹妹瘦削而挺拔的身影,宛如雕塑般坐在巨大的窗前一动不动,黑暗的房间非常冰冷,连带着她的心都没有任何温度。艾瑟依拉姆想到妹妹看她时那比大海还要暗沉深邃看不到光亮的双眼,眼角锋利微微上挑,眼睫毛浓密漆黑而纤长。想到她周身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孤傲冰冷如同真正女王般的气势,想着原来她与众人对峙时不自觉带给所有人(也许除斯雷因外)那份的沉重的压力那样是培养出来的,想到蕾穆丽娜在眺望地球的同时心中大概一直在思索着什么,她的灵魂从来在漫漫宇宙中遨游,不受控制,不施加任何束缚,纵然身体有所残缺,但思想却比任何人都要敏捷,都要轻灵,目光所及之处是比任何人看到的都要遥远的远方。这么多年,这么多年。

她又想起蕾姆丽娜不知道写给谁的那封信,内容很乱,字迹也被墨水弄得很模糊,估计根本就没有打算寄出去,因为艾瑟依拉姆发现那封信的时候信纸被揉成一团扔在桌底。如果不是她知道蕾穆丽娜不是会无故做些什么事情的人,她断不会捡起那封信。

乱七八糟毫无逻辑的内容,比起谨慎的回信更像是随意的发泄或倾诉。但艾瑟依拉姆直觉认为这是她对接近她那不甚了解的妹妹的唯一渠道。

“ 我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喜欢公主的原因。从看见她的第一眼起我就明白了……

“ 说她不懂事也好呢无知也好……她就是像个小孩子般天真可爱懵懵懂懂,脑子里都是不切实际但是美好无比的幻想……像一切幸福的孩子一样相信童话和一切美好。这没有错,错就错在她的名字是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错就错在她是火星帝国的公主殿下,错就错在终有一天她将会成为火星的女王,错就错在世界那么美丽那么现实那么残酷……而童话只存在吟游诗人的歌声中。

“ 但是她凭什么不能天真烂漫?凭什么她不能拥有像泡沫一样脆弱美丽的幻想?凭什么她的愿望就不能幼稚到愚蠢的地步?她为什么不能幸福下去?她就应该这么幸福快乐,直到这一生走到了尽头,然后下辈子再继续天真下去。

“ 如果我们之中一定有人要幸福,那还是她好了。像你说的一样,女孩子应该获得幸福。我作为人的权利早就在我决定握住斯雷因的手时就失去了,所以真要有什么人幸福,那当然是她,一定是她。

“ 剩下的黑暗,全部交给我吧,我一点都不在乎。反正我已经够罪恶了。不怕历史上书写我罪行的墨水再多一点。”

蕾穆丽娜•薇瑟•恩薇瑟,与第十三轨道骑士斯雷因•特洛耶特,共为21世纪地火战争的诱发者,犯下世纪重罪。斯雷因•特洛耶特被同僚蕾穆丽娜•薇瑟•恩薇瑟的一发子弹击中太阳穴,死于战争结束的前夜。随后蕾穆丽娜•薇瑟•恩薇瑟炸毁岛屿,不知去向。他们乃是世纪的罪人。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