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Over

【瑞嘉】突如其来新郎官

F桑:

@Atheism.
♛这两个题材还真是很难抉择啊……但是时间有限在下今天爬了黄山脚剧痛,就选择前面一个吧,雪盲什么的下次再写吧QwQ不甘心
♛灵感来自子莜君  @深海少年♔
        如果可以的话,嘉德罗斯真的想拿神通棍把下面那个指手画脚满身关节没有一处不响的四代老臣打个几百棍,往死里打,打死为止。        
        但不能,满朝文武都是他的人,自己参加凹凸大赛的那段时间里要不是他在朝廷里拼死拼活地干圣空星估计早就改天换地了。现在动手说不定自己哪天上朝或者退朝回宫的路上不明不白就被哪个家伙给黑了,他们创造了自己,当然就有毁灭的权利,反正技术已经成熟再造一个就是了。        
        可是和旁边那个星球日渐衰落的皇族联姻是怎么回事?!!而且对方那边还是个皇子!宇宙法不反对同性恋暂且不提,自己却要做新娘!!不干,死也不干,宁死不屈。        
        “不要任性,陛下。”老臣一顿拐杖,清脆的敲击声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萦绕不散,这是最后通牒的标志:“对方星球的矿产资源极其稀有,而开发技术有限。自圣空星形成以来,无数星球的统治者想要拿下这块肥肉,都被该星的民族挡了回去。如今遇上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那个天然的矿产区为吾星所用,陛下怎能看着大好时机这么白白溜走?!”         代价是牺牲我!他想喊,但一向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赤发将军走上前来耳语道:“陛下,答应吧,实验室早就有新的人选了,说是‘下一任的圣空星之王’。”嘉德罗斯惊愕地回头,站在自己左侧的绿发护卫点点头示意这回将军不是在开玩笑,并出示了实验室传出被她截下的密令。        
        老臣在等待着,文武百官的目光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聚成一个点,阴鹜地沉默着,像一大群静待指示随时准备倒戈的箭矢,矛头直指自己。        
        “让我再考虑一下,今天就退朝吧。”       
        这意味着嘉德罗斯让步了,老臣舒心地长吁一口气,百官们也都各自做鸟兽散去筹备婚礼的事宜,大殿里的空气很快冷下来。今年圣空星的冬天似乎特别冷,换好常服,他又加上一件狐裘,还是有一股凉意自每个毛孔透进血管,一直冷到骨髓里。        
        心冷了,和那个人一样,有什么可以缓解吗?        
        凹凸大赛后他和格瑞就再没见过面,他回到圣空星准备安安稳稳当他的王,格瑞扛着刀往更远处流浪,知晓了真相之后一切都不再重要。雷德在四下除了自己和祖玛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开玩笑说:“老大和那家伙啊,就叫,你仗剑天涯,我在路边赏我的花。”         
        然后被打,祖玛习以为常地摸摸他的头,此时他们已经约定婚契两年了,正打算等嘉德罗斯正式接管圣空星的时候就要个孩子挂在阿兹特克印加王族的名下,雷德不情愿,但没有选择权。        
        真好,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幸福,虽然不免有些小摩擦,但至少两人可以相守在一起。        
        而自己的命运,大概就是作为一个可有可无替代品无数的工具,去满足圣空星扩张侵略的野心。他的命现在不是自己的,以后也不会是,永远都不是,下面俯首称臣的家伙们随时可以编造出一个足以服众的理由抹消掉自己的存在,然后拥立一个新的试验品。       
        他们做的一切理所当然,哪怕自己有心跳,有灵魂,有自己的思想,有真心所爱的人。        
       
        嘉德罗斯坐在镜子前,听从老臣的一切安排,祖玛给他上最后一遍妆。        
        他的样貌已经基本摆脱孩童的稚嫩,摘下皇冠的金发披散垂在肩膀上,比赛之后剪短的发好像又长回了原来的长度。这金发以前使格瑞的眼神驻留,数次在自己毫无防备在他身旁睡着时接受过抚摸,在两人第一次越界亲吻时轻轻撩过对方的脸颊,而如今什么都没有了,谁知道七年在无常的宇宙间会发生什么,也许格瑞已经遇到对的人,也许已经死了,谁知道呢?
        笔刷沾上浅红色点染在嘉德罗斯的唇上,凭着渗入的那少的可怜的汁液他知道这是石榴汁,但却尝出满嘴苦涩。祖玛最后一次抚了下他初显俊朗的脸颊,没有原来的柔软触感,她的心痛如刀绞,格瑞的杳无音信已经让陛下的心灰了半颗,而今夜之后陛下的心就将彻底死去,只剩下躯壳成为大臣操纵的木偶,而自己和雷德都无能为力。
        王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宿命,敛下眼睑不再看牵着盖头颤抖的祖玛:“盖上吧,我准备好了。”
        然后就是黑暗,无尽的黑暗。
        自己在黑暗里突然被什么人拦腰抱起,然后是奔跑带来的风声,耳边传来花烛打碎、女仆惊呼、士兵阻拦不住而倒地的混乱声音,继而是满耳渐渐远去的警报声。
        是谁?嘉德罗斯一手抬起猛地揭开半边盖头,映入眼帘的一抹银色惊得他说不出话来,确定这不是临近星球的皇子,也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自己陷入的怀抱如此真实。对方的紫瞳凝视着他,没有说话,但他额头上的汗和不稳的呼吸仿佛在告诉怀中人:
        好险,差点没赶上。
        嘉德罗斯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的红色汉服,长长的衣袖轻盈地舞动,领口系着和自己一对的金丝结。
        “格瑞,怎么是你?”
        “抢婚。”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