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Over

那些在我生前不能说、不敢说、不可说的卑微背德的话语,都会在我死后化作翩飞的鸟群,终日盘旋在有你的那片天空之下,在你耳边不断不断地重复呢喃。

[瑞嘉]你所未知的世界

地狱骑士灵车漂移:

你的人生,只有区区九年的光阴啊.




*短打一个刀,祝大家新年快乐.


*意识流,人称成迷.


*BGM:AFI-Prelude 12/21




 


你从遥远的圣王星而来,从脚下的地面到呼吸的空气都如此陌生,你皱着眉审视那些所谓的,要在大赛中去战胜的敌人,然后扬唇笑了起来,极尽轻蔑.


你连这由神明主使的大赛都看不上,更何况那区区对手?


如果一切真有这样简单就好了,可偏有人在战斗中同你针锋相对,却又在积分榜上和你如影随形.讨厌的家伙,你想要去斥责他,却无法从自己贫乏的词汇库中挑出任何一个合适的来.


虫子?渣滓?实力仅次于你的家伙,丝毫用不上如此轻蔑,于是你愈发烦躁,却又难以言说.常人怎能懂这种感受,你也道不明了,只得一次次去追寻着他,用战意烧灼的,鎏金的眼瞳同他对视.


你眼中的情感无比明了,更衬得他那双眸子深不见底.




你一向是不以自己那年龄为意的,反对者就碾压过去,质疑就以手中的长棍击碎.可你头一次憎恨起自己的浅薄,憎恨自己所见的还是太过贫乏,憎恨那看不透的情绪,遗憾这种感情又如此无力,像是空气滑过指缝,连让你捏碎的机会都不曾给予.


把拳头攥的死紧又有什么用,反正你不能照着那面无表情的脸来上一拳.别再思考了,去战斗吧,没有什么是用战意无法宣泄的.


你将那自我独断的思想引以为傲.


你还是追上了他的脚步,冬日里的冰原格外清冷,前日你还说过只有蠢货才会在这里狩猎,此刻却要亲自做个捕捉战机的,愚蠢的家伙.你区分不清他是否愿意接受邀战,看不出他对你是否厌恶,按理来说这等不识趣的行径本不应是你这皇子所为,可是你却无端明了,他对你不曾有过真正的排斥.


真是过分自信,却又是无比准确的直觉.


你同他在冰封的湖面上缠斗,枪棍相击擦出大片火星,他蓄力挥出一击斩烈锋芒扑面而至,你直立神通棍不闪不避打算硬接这一击.谁料冰面竟像是有意同你为难,脚下一滑长棍击穿坚冰,你一时站立不稳跌落下去,竟是不忘把他也拉下了水.



 


寒冷的感觉异常微妙,你清楚过低的温度,皮肤泛起颤栗嘴唇发白,却仍是满不在乎的神情.你有对于温度的感官,但这种程度的低温无法对你造成任何伤害,真是讽刺,你想要让创造自己的人拆除不必要的部分,却又隐隐庆幸是这些令你更像个人.


你神态自若哪怕衣角都已冻成了冰,反观你身边的那家伙,一脑袋白毛耷拉下来,还搓着胳膊看向你的眼神颇为不善.


你带着一身湿衣正打算走人,反正这冷水也洗去全数战斗的兴致,却被他挥刀拦下,说自己修行的地方离这不远,放有衣物也不介意借你一套.


无关战斗的邀约自然是要回绝,可你方一开口就被对方钳制住了手腕,在他察觉那你体温之后,竟是带着种你听不懂的情绪开了口,他大声责问你到底懂不懂得自我保护,他那眼中倒映着金色的影,像是你眼底那小小的星,却是如此夺目让人无法忽视.你看着那紫色的瞳,真是让人想要沉溺其中.


他的手可真暖,贴合上因极寒甚至凝结出冰碴的侧颊上,烫的像是炉火.你眼睫上本来坠着的冰珠被暖化,沿着眼角划出一道水迹,竟是一派对方温柔如斯的错觉.




似乎要重新定位一下彼此的关系了,不再是厌恶的人,却又无法亲近,如此矛盾却又如此和谐.你反复翻检着贫乏到可怜的言词,却发现他在你心里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就连表述关系的字眼也不愿落了俗套.


你想到了一生之敌这个词,可你又哪有一生拿去同他相提并论.


时日无多,这个词怎样都无法同你联系在一起,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然而他们看不出你桀骜的神情下,内部却在分崩离析.原力像是被吸进身体内部那未知的黑洞里去,接着便是体力生命力乃至灵魂.


哦不对,你根本就没有灵魂,你是工具,你是武器,你是手中大罗神通棍一般折断了就去修,修不好就更换的可替代品.


蝼蚁闻风而至,侵蚀你那快要崩塌的威慑和尊严,你只觉得不屑,巨兽倒下了依然是巨兽,王虽尤死但冠冕已在.窥视图谋你那榜首宝座的人被轻易击退,真是无趣,即便身死也不该断送在他们手里.


你仰起头在极近的距离逼视他,说你不是号称所见皆可斩吗,来,同我好好打一架,然后杀了我.你以为不会被拒绝,即便他不愿战也无法舍得你那积分,哪想到你错得离谱,即便是再不通人情世故,你也看得出他是生气了,气极反笑唇角弧度看得令你生冷.


你就这么不惜命?把别人的命不当回事惯了,就开始挥霍自己的了吗?


你遭到了人生中头一次斥责,句句言词刺伤你那骄傲和自尊,本该生气的吧,可是脸颊像是又觉察到熟悉的暖意,你把手贴合上去,水迹温热却只化开一片冰冷.




你仿佛听到身体深处响起齿轮摩擦的吱喳声响,那虚妄的伤口崩离出一片幻痛.这一切都在提醒你不过是个人造产物的事实,你没有爱没有欲,所存在的九年光阴三千多个日夜实际无比短暂,完全不够你学会情与恨,连他的情绪都读不懂半分.


你梦到圣王星,王城的大殿之上空无一人,而是被无数冰冷的尸体填满.你看着那些面孔,热情的自己天真的自己友善的自己,你手未沾血却杀业累累,侥幸活下来的这个不过是个蠢货,连任何人的心思都看不分明.


你就这样听着心脏一声声跳动着,像是秒钟倒转跑得飞快,倒数你那为数不多的时光,待到时针同那分针重叠,便是刑架绞合头颅落地的下场.




你终是死在了积分榜首位的那个宝座上,你不清楚这幼童般的身躯到底有多少血可流,红色浸染了衣衫自脚底蔓延出大片.蝼蚁们再次集结想要啃咬你的尸体,却在片刻后分开道路,放他出现在失去温度的你身边.


如愿了吗?你可是大赛第一了,连带着我的份碾碎这世界吧?你想对他宣布想要狂笑,你空张着嘴发不出分毫声响.他非但没有如你所想象中的那样,踩着你的荣耀占据你的分数攀上顶峰,反倒是抱着你的尸体,让那躯壳用完整的姿态沉进冰湖里去.


你看到他眼角的痕迹,蜿蜒而下却又被寒风冻结,你无声嗤笑他哭得狼狈,伸出手去抓他的衣袖,想要使他清楚自己的颓像被全数目睹,可那手伸出去穿透他的身体,径自抓了个空.


你看到他哽咽着跪倒下去,听他叫你的名字说着喜欢,你的脸上,依旧是懵懂的,可恨到极点的神情.


以你那只有九年的,微不足道的岁月,又怎能清楚爱与悲凉啊.


你最终还是带着困惑,带着遗憾,在生命的结尾,画出这无奈却无可反驳的圈.




END.


知道朕为什么换了文风吗,因为省字数蛤蛤蛤铪蛤蛤,要是正常人称肯定得写五千字,这种;两千五就解决了.


我怎么这么机智呢.


今天又是被自己帅醒的一天.

评论

热度(82)

  1. GameOver地狱骑士灵车漂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