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Over

那些在我生前不能说、不敢说、不可说的卑微背德的话语,都会在我死后化作翩飞的鸟群,终日盘旋在有你的那片天空之下,在你耳边不断不断地重复呢喃。

【米英】迷情剂(HP背景)

无衣同泽:

#R18警告,浴室play


#蛇院异色米X蛇院常色英


#@阿溪 @鸺厉 这两位小天使点的梗ヾ(*´∀`*)ノ


 


亚瑟半倚在软软的椅子里,壁炉里头的火堆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静静地盯着还在台上举着魔杖的艾伦·F·琼斯,那个在斯莱特林里头为数不多的混血,而从一年级开始就开始担任首席的混血,这么多年以来更是只有他一个。


 


“Petrificus Totalus(统统石化)”艾伦朝着台上的另外一个人的脚边甩出了一个魔咒,看着对方堪堪避过却又不忙着乘胜追击,他像是一只猫一样,玩弄着在他设下的圈套里头的白鼠,游刃有余地躲闪着各种各样的攻击之中还抽空给他的对手一点点小障碍。


 


亚瑟换了个坐姿,耐心地等待着最后一个年级首席的选出,而其他斯莱特林的首席都隐约以亚瑟为中心,半分散地坐在各自的椅子上。五年级的首席赛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了,而且还没有想要结束的迹象,所有人都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端坐着的七年级首席,同时也是斯莱特林学生主席的亚瑟·柯克兰。


 


“是时候结束了吧。”亚瑟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是不再想在这个地方耗更多时间了,况且每一年的结果都是毫无悬念,而琼斯那种玩弄对手的姿态实在是不入流。


 


在听到亚瑟的这句话以后,艾伦给自己套了一个盔甲护身,再甩出了一个倒挂金钟结束了整场比赛,优哉游哉地从台上跳了下来,坐在了那剩下的最后一个空位上,靠着椅背一脸挑衅地盯着亚瑟。


 


“那么,所有年级的新首席都选出来了,还有人有异议吗?”亚瑟站了起来,将目光投向各处,回应他的只有一阵沉默。


 


亚瑟点了点头,“很好,那么现在都各自回去,准备我们斯莱特林晚上的迎新舞会吧。”接着他首先离开了公共休息室,回到了那只有他一个人享用的首席房间。


亚瑟一整天都忙得昏天暗地,从分院帽唱校歌开始,他的脑仁儿就在痛,好不容易熬到了分院仪式完毕,还得吩咐下去带新生们参观,接着马不停蹄又得在斯莱特林选出新的一届的首席,真是忙疯了。所以等亚瑟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房间门口喊出了“Lion”的口令的时候,根本没发现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人,像只野狼一样在阴暗处默默地窥视着他。


 


整个房间被黑暗笼罩着,只有壁炉的火光来照亮着整个视线,一个身影在其中慢慢地来回走着,带着半是欣赏半是思索的神色在房间内梭巡。正对着门的是几张软绵绵的沙发,在后面则是落地的窗帘,拉开则是整一面书墙,里头放着各种各样的魔法书籍,转个弯进去就是一张大大的四柱床,上面勾勒着复杂的花纹,而旁边则是一个挂衣架,衣服都被整整齐齐地挂在上面。


 


那个身影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奇妙的满足,看来这里只有亚瑟一个人的生活气息。然后他越过了四柱床,拉开了在床头旁边的门,一阵水汽涌了出来,让他的眼镜泛起了白雾。不过这并没有能阻碍他前进的步伐,他缓缓地朝着水声响处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斯莱特林的主席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特权,最让亚瑟满意的就是独占一个房间了,而且里头还自带了一个浴池。亚瑟现在就泡在浴池里头,头靠在边缘的石块上,呆呆地看着一条小蛇石像吐出的水柱,掉落到池水里头溅起了不少的水花。突然,他闻到了一股海水的味道,而且还带了点暴风雨袭击前的压抑的闷热空气味,让他瞬间起了激灵。


 


“谁!”亚瑟大声喊道,大意没带魔杖在身边,让他瞬间处于劣势。




完整版:


不老歌戳我


长微博图片戳我


感觉有点OOC了,请小天使们原谅_(:з」∠)_


因为lo主司法考试没过,所以这是这年的最后一份米英粮了,等下一年我就会继续笔耕不辍啦,预计圣诞节会有贺文,然后一月份就正式回归ヾ(*´∀`*)ノ


lo主的微博号:无衣-真的很想勾搭米英画手


可以来找我玩,在搬文中,不定时有小段子更新w(゚Д゚)w

评论

热度(688)